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娱乐新闻 >> 内容

那些年,我们一起听过的男女对唱

时间:2014/3/20 11:49:44

  核心提示:年少的心事,终于要成为掌心无法控制的沙,缓缓流失,永不再来;就好像当年最心爱的歌,多年以后再听,竟完全不是当初的面貌。那是曾伴我成长岁月的歌:“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那么说,...

年少的心事,终于要成为掌心无法控制的沙,缓缓流失,永不再来;就好像当年最心爱的歌,多年以后再听,竟完全不是当初的面貌。

那是曾伴我成长岁月的歌:“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那么说,我枕畔的眼泪,就是挂在你心尖的一面湖水……”悲凉的男高音无限激情,有如喷泉的银色水练,向天空无尽地喷射,终于到了不可触及的高度,是狂烈的呐喊:“那么说……”刹那间石破天惊,云垂海立,将男人的力量展示到极限;却终究是痛楚的、落寞的、受伤的。分明是初初长成的男人,仍然把爱情放在生命中的高山之巅,甘心用一生来看守;然而曾经爱海的惊涛骇浪今日已经化成一面安静的湖水,所以反反复复,将简单的歌词唱了一遍又一遍,仿佛不能自信是这样的结局,尾音是那样绝望的高亢。可是到底还是静下来了,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挫败,以及,枕畔那永远不肯安静下来的泪痕。

初听的时候,我记得,是一个深而寂静的夜,小收音机有很大的杂音。那时的我,方是不谙人事的少年,不曾爱过,也不曾心伤,却在那一刻因为触摸到男人裸露的灵魂而深深震憾,在微风的夜里有流泪的冲动。

一直记得那悲怆的男声,却在前不久大吃一惊地发现:这首歌居然是齐豫唱的。齐豫固然有天使一样的声音,这首歌我却怎么听都不对,因歌里所诉说的根本就不是女人的荏弱和忧怨,而我也完全不能想像,歌中的“你”会是男人,将泪痕留在女人的枕畔。

后来才知道:原来有些歌天然便是属于男人的,就好像有些歌生来便是女人的。

比如赵永华的《最浪漫的事》,无忧无虑地唱道:“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

起慢慢变老,有一天我们老得走不了,你还把我当作手心里的宝。”她的声音如此活泼俏丽,我却觉得整颗心都轻轻地抖颤起来。应该是好风如水的午后,深碧如茵的地毯上的少年爱人,情意缠绵里互许将来,男孩说着高天大海,长空里展翅掠过的鹰,一生一世关于飞翔的渴望;而女孩,却只是轻轻地说:“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用最明快的声音唱出每一个女人生命中最不能割舍的梦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朝夕相处直至天荒地老,而爱情却永远不会老。而这样小小的愿望,却是一定要依靠某一个男人才能实现,因为毕竟,探戈是要两个人跳的。

如此软语温存,却是这样地让人心疼到极点的女人的歌啊。

男人女人的世界隔得有多远,男人女人的歌就隔得有多远。同样是爱,男人的歌中是霸气的索求:“爱我就给我。”而女人的歌中却是怯怯的惊问:“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同样是别离,男人的歌里是若无其事:“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让风痴笑我不能拒绝。”女人的歌里却是离情万种,丝丝如藕:“你要为自己好好活,就算是为我好好活,别让关心你的朋友有机会骂我害你借酒浇愁。”同样是不爱,男人唱出许多的理由:“是不敢不想不应该,再谢谢你的爱。”而女人却满心的难过和惆怅:“疼不了爱我的人……”同样是失去,男人只挥挥衣袖:“走吧,失恋就是这样,你想怎样?”女人的眼泪却要伴她长长久久:“你到底是想给我大片的天空,或者你只想远远地离开我?”

如此这般,针锋相对却又难舍难分,仿佛现实生活中男人女人的种种牵连。而男女对唱,便好像是生死相依,好好坏坏跟定了你。

最情深的男女对唱,恐怕要属《选择》了吧。从“风起的日子,笑看落花”开始,风花雪月便一一在歌里铺陈,共同织造一个空中楼阁,一个小世界,不管身外的大世界有着怎样的步伐,而他们之间永远是:“希望你能陪我到地久到天长……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在自己的世界里,超离时间与万物,他们就是永恒。

歌里的情侣实在太过相爱,而一首歌的空间又太小,无限膨胀的爱情挤得他们无处可逃,终至他们不再有生命的呼吸,剩下的,只有干瘪的爱意,和无比完美的心心相映——几乎每句歌词都可以由对方来唱而毫无问题。然而男女之间,从来没有达到过这般的契合,也生生世世不可能如此,因为生命中有太多不能排解的忧伤,不可逃避的重担,而歌中的柔情蜜意,到底只是苍白的海誓山盟。所以这是最适合在婚礼上表达心意的歌,却不能打动人的心灵。

比较喜欢的还是李宗盛和陈淑桦对唱的《你走你的路》。是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相遇,明明早就该知道彼此的距离,然而爱情初来,有如山间野火,不可控制;渐渐沉淀下来,女人想要安静的港湾,男人却是不肯做稍许停留的海上大潮,最后所有的往事都沦为一个苍凉而优美的手势。开篇便是女人哀怨而委婉的歌声:“如果你的生命注定无法停止追逐,我也只能为你祝福……”应该是争取过,挽回过的吧,还是放弃了。在静夜里暗自心伤,胸中的破碎滴滴渗血,却理智地沉静地说“何不就让我们承认错误。”终于无可奈何地承认,也许在起初,就不应该开始。可是飞蛾注定是要扑火的,无论怎样地柔肠寸断,她都并不后悔。她微微仰起头,掩饰自己的泪,催着他:“你走你的路。”至于我,“我也许将独自跳舞,也许独自在街头漫步。”失去你,生命中不再有人可以替代。

男人的声音浑厚有力,听得出是个坚定的男人,对她有无限的歉疚,然而都已经过去了。仍然是男人的一贯,忙不迭地为自己辩护,“我也曾经想过回头寻找来时的路,心中的你却已太模糊。”她的泪水一滴滴打在他的心头,叫他永远记得自己对她的伤害:“你以为可以从我这里找到幸福,而我却总是让你哭。”而他并不准备告诉她他的伤势:爱情亦曾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贴身贴心,血肉相连,而连根拔下的刹那,也是血肉淋漓的痛啊。

每次听,都不由得动容,却无法言明打动我的究竟是什么,是词与曲,还是那歌里凸现的,仿佛与我近在咫尺又仿佛隔着千山万水的那一对男女。

曾经最翻江倒海玩转全国的男女对唱自然是:《纤夫的爱》,却根本就是男人的歌。“小妹妹坐船头,哥哥我在岸上走,我俩的情,我俩的爱在纤绳上荡悠悠……”乍听真令人感动,多么质朴憨厚,本分之至,仿佛每一个在恋爱中,任劳任怨,傻呼呼又傻得可爱的男人,但是马上就真相毕露,“等到日落西山后,和你亲个够。”原来是这样,原来那些洒了一地的汗水不是白洒的,一切投资都必须回报,一切得到都要付出代价,天下没有免费的早餐。而在男声的气壮山河之后,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女声迫不急待地表达着:“……等到日落西山后,让你亲个够。”如此轻亵而颠狂。总觉得这是另一个男人世界创造出的传奇故事,这一时代的董永遇七仙女,潜藏已久,终于有机会高歌出来:只是最普通的男人,没有太多的优点和本钱,却能拥有娇俏动人的小妹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一心一意地爱他,心甘情愿满足他的欲求,不需索,不苛求,为他心疼,为他献身。这,该是每一个男人的白日梦吧。

所以在盛宴中,腰缠万贯的大款大声叫小姐来和他同唱的,是这首歌;公款宴请时,下属单位必定会有的年轻貌美女士主动要求与领导合唱的,也是这首歌。而我,却犹自记得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与另一个女孩面面相觑的窘况,想来我不是特例,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一个女人会在悲伤或者快乐的时候不经意哼出哪怕一句调子,甚至朋友相聚唱卡拉OK时,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要求:跳过去。

即使不是男女对唱的歌,又有哪一种歌唱的不是男人和女人永恒的关系呢?这段日子,突然各个点歌节目都经常放一首叫《好男人》的歌。歌手显然是自诩为好男人的,所以他唱:“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委屈……好男人不会让等待的女人心越来越慌,不知道幸福会来的方向。”非常理直气壮地告诉女人,我就是你全部的天空,除了我的臂膀没有什么能保护你,而你终生的幸福,注定储藏在我的掌心。而那个女人其实仍然是没有选择的,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在一畦金线菊之后高高的窗口旁静静守候,那样的日子,夜与昼或者悲与喜,或者岁月匆匆的流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她在等他,正如数千年来等待幸福的每一个女人。唯一的安心,就是那个男人,承诺过,这一次,他哒哒的马蹄声不再是错误,他不是过客,而是归人。

便只是这样了?公认的好男人也只能给女人这些?忍不住想惊问。不这样又如何呢?毕竟也是五千年残余的中国。

听一切的歌,其实都是在听男欢女爱纠缠不清,听男人女人无止无休的征战,听爱别离和怨长久。而那些男人的歌和女人的歌啊,该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战书。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今日股市】官网(jinrigushi.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今日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