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育新闻 >> 内容

论剑巴西八大门派齐聚首

时间:2014/6/17 17:13:12

  核心提示:天下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当下武林,以大力神杯为尊,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四载一论剑,执牛耳者,武林皆拜其为盟主。  论剑迄今,虽已八十有四,然持杯者,前后不过乌拉圭、意大利、德意志、巴西、...

天下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当下武林,以大力神杯为尊,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四载一论剑,执牛耳者,武林皆拜其为盟主。

  论剑迄今,虽已八十有四,然持杯者,前后不过乌拉圭、意大利、德意志、巴西、英吉利、阿根廷、法兰西、西班牙等八大门派。今朝逐鹿巴西,除德意志昨夜子时约战葡萄牙外,余者皆已亮相。或胜或负,有扼腕之痛惜,亦有拍案之叫绝。

  巴西者,少林也。天下武功出少林,足坛魁首数巴西。论剑廿届,巴西五届轮元,天下无出其右。以球王而言,古之贝利、今之大罗,皆属巴西。有诗为证: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黄衫刀。夺冠待诏归来日,朕与将军解战袍。此番桑巴军团虽贵为东道,然卡卡等名将已然老迈,皆未入选。帐下皆内马尔等新丁,有论剑经历者十之一二。少将军战力虽不凡,然稍显青涩。顺则顺矣,倘遇危难,恐少临机应变之能,实乃命门。首战克国,若非暗处有人相助,巴国定遭不测。可此事不可再三,夺冠不易耳。

  意大利,武当也。当今足坛,敢与巴西叫板者,非意大利莫属,与桑巴军团仅差一冠。有诗赞曰:蓝衣竹影几千秋,云锁高飞水自流。地中海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此次出征,蓝衣军团配阵合理,既有鬼才巴洛特利前场拼杀,更有皮大师尔洛等老将帐中运筹。太极八卦连环掌,意大利性属慢热,然首战英吉利,意大利战法突变,固守之余,更屡出奇兵,力克英吉利,世人叹服。或曰:蓝衣,冠军之相耳。

  阿根廷,华山也。剑宗、气宗之争,恰如阿根廷欧式、美式二法之辨。史载,除巴西外,世人尊之为球王者,为阿根廷亘古一人马拉多纳也。一九八六年间,阿根廷论剑登顶,实乃马氏一人之功。遥想当年,各派对马氏围追堵截,屡下狠手,然马氏毫无惧色,在万军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虽万人,俱往矣。有诗赞曰:匹马单枪敢独行,惟君生气满寰宇。皆称飞虎一身胆,不负英雄千古名。今之阿根廷,虽有“梅球王”领军,但与马氏相较仍欠火候。幸,昨晨与波黑一战,梅西斩将夺旗,助阿根廷力夺首胜。球王衣钵待传,阿氏前景可期。

  法兰西,峨眉也。一九九八年间,法兰西主场加冕,自此跻身豪门。有诗为证: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青史几行名姓,且看雄鸡报晓。惜乎齐氏达内归隐,里氏贝里伤退,今之法兰西几无名将。唯本氏泽马一人,从西国马德里而来。此人年少成名,江湖亦有其声。然本氏堪堪为将,不可为帅。昨日与洪国一战,虽三球大胜,然彼国过于羸弱,不足以相验。无人领军,法兰西虽行亦不远,恐伴太子读书耳。

  英吉利,青城也。古之威勇,实难绵延至今。论剑仅夺一冠,尚在四十八载之前。抚今追昔,不慎感伤。有诗为证,抬头吴越齐秦楚,转眼梁唐晋汉周。三狮军团名犹在,城头已然春秋易。过往数次论剑,英吉利虽屡兵败,然皆有说辞。或曰着了敌人的道,或曰门线冤案,暗自不服。此番虽惜败于意大利,战后却并无托词,着实不易。无“白金”盛名之累,英吉利或可重生。

  乌拉圭,昆仑也。地处南美,甚少涉及欧陆。史载,乌拉圭两度夺魁,威名赫赫。然世易时移,一甲子后,乌国已渐泯然众人。有诗为证: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乌人不堪怜。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是役,乌国与哥斯达黎加两军列阵,由先锋官卡瓦尼先取一阵,可下半时哥国大举反攻,连中三元。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不敌弱旅,乌国几无出线争雄之可能。

  西班牙,崆峒也。西国之兵法,如崆峒之七伤拳。杀敌一千,自伤八百。非天纵奇才,绝不可学。然一经学成,必君临天下。西国新贵,借拉玛西亚之风,接连三届大赛轮元,前无古人。有诗赞曰: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斗牛之勇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然红颜易老,如今西国已是英雄迟暮,首战橙衣荷兰,竟被对手连下五城,险溃不成军。前景实难预料。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忽见远处一彪人马拍马杀到。为首一员大将喝道,“盟主之位,看我德意志夺之!”德意志,丐帮也。昔分污衣、净衣两派,后并之,实力大增,历任盟主三届。初时战法大开大合,铁桥硬马,后兼容并包细腻之风,功力大涨。此次来迟,实因半途被葡萄牙截杀,一番争斗,颇费力气。

  见众人来齐,巴西朗声笑道,“各届盟主,均已到齐。想来本届之主,亦在我等之列,余者不足惧哉。你我共赴沙场,一绝胜负。”闻听此言,西班牙不禁暗抚臂上伤痕,若有所思。众人亦各自盘算,场上不禁冷了下来。恰在此时,远处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天下有德者居之,宁有种乎?”德意志刚刚战罢,正杀得兴起,听得此言,不由得心下火起,“是谁在那聒噪,来来来,与俺大战三百回合。”正纷扰之际,还是意大利沉着,一把按住德意志,沉声说道,“论剑尚早,还需急在一时。我等多日不见,好生叙旧才是。”

  远至亚非六千里,近到欧美三大州。五霸七雄闹春秋,自古炼狱出英雄。此次论剑,岁在甲午。究竟哪家最终登顶,会否英雄出凡尘,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今日股市】官网(jinrigushi.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今日股市